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Nick/Ben,盾冬】Push X Apparition - 1.1

墙角[欧美]:

建立在《异能》和《幻影》原剧基础上的融梗AU。


CP:Nick/Ben,盾冬。


PS:不想被剧透的话别点我乐乎里任何带有脑洞字样的标题。








Push X Apparition


异能X幻影




1.1






2012年,维也纳。






任何微小的细节都足以改变未来。




Cassie漫步在街头上边走边画,繁华的建筑与广阔的街道让她不至于像是2009年在香港时总是担忧与路人相撞,她可以集中更多的精神将她自己试图投入到她的超能当中,然而做为一个年轻的第二代先知者,她的能力比起她的母亲还相去甚远,就连隶属于中国的那个棒棒糖女孩都曾是一名比她更为强大的先知者,不过她现在成长的可不仅仅是年纪,三年的时光虽然令她的个子和体型都开始疯长,但她的能力却也是随之日益增强,要知道时刻准备着意图摆脱隔离区的追踪其实并不容易,而她必须对抗的则是一整个隔离区的先知者,即便她一直都非常想见到自很久以前便被隔离区带走并关押起来的母亲,可她更想将她的母亲救出来而不是再将她自己也送进去。




这三年她始终跟着Nick东奔西跑,她不知道她是否该将这样的行为定义为逃亡,Nick需要她做为先知者的能力,而她也需要Nick的帮助才会有见到她母亲的未来,更何况他们已经是相当要好的朋友,她喜欢Nick,朋友意义上的,尽管她于此同时也对那位能称之为Nick女友的麻烦小姐颇为不屑,但毕竟人死为大,她当然不是一个乐于见到死亡的人,更不可能对于Nick失去Kira时的愤怒和悲伤视若无睹、幸灾乐祸,哪怕这位亡者生前绝不在她的喜爱名单上。




Cassie到处寻找着令她感到熟悉的场景。




抽象的图案在她的画册上迅速成形,多年来她的画技仍然没有更多的进步,她习惯用彩色的光感笔与黑色卡纸将她预见的画面记录下来,但是无法更精确描绘那些未来的情况又令她倍感烦躁,她知道将来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可未来时刻都充满不同,把它们全部都勾勒出来非常困难,而她的画技又该死的增加了更多的困难。




Kira是在注射第二次药剂时走的。




做为曾经使用过这种药剂的首位且也是唯一一位幸存者,她并没有在第二次注射时得以幸存。




隔离区自成立以来便一直致力于有关如何制造超能士兵的研究,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比之早在1945年就秘密进行与此相关人体实验的纳粹亦不遑多让,他们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将她的母亲从她的身边抓走,借由政府机构的掩护四处逮捕隐藏在人群里的超能者,企图控制他们、操纵他们,并将无法控制和操纵的那部分当成是随时可废弃的实验素材,甚至还把一种含有放射性碘的牛奶配给超能者的婴孩饮用,任何与人口失踪相关的现象都有可能是出自于他们的手笔,而R-16这种药剂则是他们最为至关重要的研究。




Kira受隔离区监禁时曾被迫注射过这种R-16药剂,那一次她幸运的活了下来,在成功逃跑时还顺手牵羊的夺走了一支药剂,并因此成为了他们后来遭隔离区紧追不舍的理由,以及三年前发生在香港一系列事端的源头。




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者什么东西导致了这样的结果,纵使Kira挺过了第一次注射,但她若是长期没有进行二次、三次或许还有更多次的R-16注射便会逐渐走向死亡,她的血会变成黑色的,无论是她的超能还是她的身体脏器功能都在衰弱,而哪怕她真正注射了通过他们那次在香港时对抗隔离区的艰险成功才得以侥幸保全的第二支R-16,但她还是不可避免的闭上了双眼,并且再也没有醒来。




Cassie一边对照着自己画出的图案,一边在街头四处搜寻与画册中相符合的场景,她在一间会所前停了下来,从会所中走出来的陌生人在无意间恰好碰掉了她的画册。




那是一个带着兜帽的男人。




他很高,而且看起来孤僻以及冷漠,穿着一件灰色的连帽衫,有棕色的散发从兜帽下落出来遮覆着他的前额,皮肤是一种由牛奶和些微可可调和出来的蜜色,虽然她不想这么形容一个男人,但是,好吧,他的嘴唇很红,甚至相当饱满,尽管他的神情非常奇妙且矛盾的定格在紧绷与平静之间,不过那双附带着稠密睫毛的蓝绿色大眼睛却让她无端的联想起无辜的幼鹿。




“你没事吧?孩子。”




他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画册,下意识的检查着画册是否有损,而后拂去了画册上面可能含带着的灰尘,无可避免的看到了她的画,毫不在意的又将画册交还给她。




“我看起来像是12岁吗?”




Cassie接过画册后皱着眉说道:“不,我当然没事。”




“那很好。”他尴尬的捏了捏拳头,接着避开她,与她擦身而过,朝着另一个路口的方向离开。




好吧,Cassie想到,她可能有点蛮横无礼?至少这可是个又甜又冰的可可牛奶冰激凌甜心。




Cassie无意识的摸着她画册的一角。




老天,她甚至有点喜欢他,在这个相处时间还不到两分钟的瞬间。




她垂眼看着自己画册上由她在片刻前才描绘出来的画面——




那是一块抒写着英文花体字的商业招牌,在以德语作为主流语言的奥地利显得略有特别,而且正巧与她面前会所旁竖立着的那块有着几分神似。




会所旁的招牌上写着:Benjamin-tree.




然而与会所招牌有些不同的是,画册上的图案里刚好有个人遮住了这块招牌的大半部分,因此画册上面的英文字体也只露出了三分之一,文字显示着:Ben.




只有Cassie才知道画册上挡住了大半会所招牌的人是谁。




Nick.




她在心底轻轻补充道。






-




希望没有看过《异能》的人也能看懂。


三言两语就交代完了原剧背景和剧情与及剧情后异能女主是怎么领便当的,我写文好渣流水_(:з」∠)_




其他补充:


异能原剧的剧情貌似也没有什么额外可介绍的了,


那说说我知道的吧,这部电影是个漫改,而且改动相当的大,网络上只有第一话的连载,而且Nick的父亲在第一话里还没领便当。英文资源没找,反正我也看不懂。

评论
热度(8)
  1. 墙角[喵]墙角[盾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