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少年同盟-双子要】K家吐艳歌 CH1/1st~7th

墙角[少年同盟]:

CH1 【同人本】

- 1st

 

当[浅羽祐希]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颇为中意于[塚原要]这个人的时候,为时已晚,本来应该是非常巩固的相处模式在无知觉间产生了微妙的转变,事态开始以一种无可挽回的趋势朝着另外一种方向发展,而那些曾经沉淀在他记忆里的,往往都该是由他起头才会出现的“欺负眼镜要”事件,也渐渐的被另外一个人所取代——

事情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的这副样子呢?

“啊-”。

[浅羽祐希]停下了欲将翻转漫画页码的手,茶色的眸子略微浮起一层若有还无的思索。

可能是要从他们五人刚刚一起步上高三的那段时期开始算起吧……

等他察觉时,[浅羽悠太]和[塚原要]已经变成了相当亲密的关系,唔,也不是说自幼儿园起便相识的他们原本就不够亲密了,只是……该怎么说?

当[浅羽悠太]和[塚原要]被分派到同个班级,而他们其他人却被分到了另一个班以后,这两人之间的互动便明显的增加了不少,而且还变得比以往更加亲密了,即使是在五人聚到一起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塚原要]被[浅羽悠太]悉心的照顾着。

同时,不可思议的,[塚原要]也默默的接受着来自于[浅羽悠太]的关照。哪怕[悠太]偶尔也会主动的去踩一下[要]的沸点,但是[要]却并不会为此做出任何的跳脚反应,而且多数的,他都是会以非常平和且直白的方式郑重其事的反击回去。

……喏。

大致说来,[浅羽悠太]和[塚原要]目前就是类似这样的关系。

两人间,似乎多了点那么耐人寻味的东西,然而,却又似乎少了点什么习以为常的物质。

……

【Q1】:

当你发现你本身、你的双胞胎兄长,与及你的青梅竹马之一,同时出现在一本耽美向的读物里,而且这本耽美向读物里的内容和剧情还是以NTR为主轴,讲述了身为主视角的你在无知觉间偏偏错过了令你心动的青梅竹马,以致于你遭到了你的双胞胎兄长非蓄意性的NTR,而在这以后,你又由于不甘等心理因素而去蓄意NTR你的双胞胎兄长……而最终,这本耽美向读物它竟然还是个未完结的坑,你会有什么反应?

A、凶手是谁,哦不,作者是谁?

B、刚刚从地上把它捡起来,那么现在默默的把它放回地上去。

C、带在身上待会儿拿给你的双胞胎兄长还有青梅竹马去看。

D、好像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新世界大门。

E、(▼_▼)

栗发少年维持着日常表情怔怔的盯着手上这本印刷有『R18』和『秘要』等字样的无定价无条码无作者无制作组的四无读物,虽然喜欢动漫和游戏的他早就知道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其实还生存着【这一类】产物,但他一向不怎么接触同人作和同人本,更何况还是以【真·人】为题材和角色来进行杜撰及虚构的【这一类】中的【另类】——

有点惊讶啊,世上竟然还有这种类型的动漫作品吗?

……感觉好像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新世界大门。

想要带回去给悠太和要他们看。

他们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对此祐希稍微有点期待。

如果是要的话,应该能够找得到这本读物的作者是谁吧?

因为他现在入手的并不是纯粹的手稿,而且看起来应该是具有一定预售额数与限定批量的小规模影印作品,所以指不定还有更多诸如此类的读物现今仍在这个学校的附近暗里地流传。

 

 

CH1 【同人本】

- 2nd

 

“我从你去上厕所回来后就开始在意了……”

将午饭便当食用完毕,塚原要拿起吸管戳开了盒装乌龙茶上的锡箔纸,好整以暇的瞪视着从刚才起就一直正处于无法直视他塚原要状态的浅羽祐希,以颇为强悍的抗暴走心理活动按下了即将从脑门上冒出来的青筋,干巴巴的启口问道:“你这家伙到底是做了什么?为什么自始至终就是不敢看我的脸?而且还在我看向你时特地拿漫画书挡住自己的脸……喂,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原来要这么在意祐希对你视而不见啊。”

浅羽悠太喝着盒装的纯牛奶,目无表情的看着即使是说了非常奇怪且暧昧的话也完全毫无自觉的塚原要,“好可怕啊,连同性也不肯放过的家伙,不要对我的弟弟出手。”

“不,我觉得正在用毫无起伏的语气说着这样恐怖的话的你才比较可怕。”

塚原要先是平淡的反驳一声,随即倏然不可自抑的扬高了音调,“我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又是在什么时候对你的弟弟出过手啊?从来都没有想过好不好?!你不要擅自妄下定论!哪次不是你的弟弟先来招惹我的啊?啊?!”

“企图让祐希加入活动部社,然后在参观茶道部时瞄准了间接接吻,其实在这件事上你本身就是刻意计划好了的,是吧?”

浅羽悠太从容的提出异议,依旧是目无表情。“现在还说祐希对不起你,无论哪次都是他率先招惹的你,而且还一直在意他对你的视而不见……真是危险的人,竟然还说我妄下定论。”

“不,我都说了茶道部那次的事我也不想做的啊!”

塚原要被逼迫得几乎又要忍不住即将从他喉咙口爬出来的怒吼了。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忽而冷下了自己的声音,“悠太你这家伙,说了多少次不要这么袒护你的弟弟,就是因为悠太你总是这样,所以祐希才这么任性……而且不管怎样来看,都是正在用着这么毫无起伏的语气说着这么可怕的话的你才比较危险吧?有关于谁最有可能会去踩同性和同性之间的界限的什么事情……话说回来,嗬,这个也是,那个也是……真是的,我才不会对同性产生什么异样的兴趣。”

同时,即使是有兴趣也不该是将祐希列为对象吧?东老师的话才比较靠谱——

等等!

……可恶,都怪悠太说了奇怪的话。

害得就连他的想法也转向了奇怪的地方。


CH1 【同人本】

- 3rd

被【同人本】同化过的栗发少年,在自家兄长欺负塚原要的期间,罕见的没有立即参与进去,虽然通常负责踩塚原要痛脚的事情都是由他率先起头,但现在他的脑袋里,却塞得满满的都是耽美向读物里的那几个段子,以及,那些曾经发生在他们三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

当[浅羽祐希]意识到自己其实是颇为中意于[塚原要]这个人的时候——

……

[浅羽悠太]一直都是个冷静而成熟的人,比起[浅羽祐希]对周遭的漠不关心,他总是能够尽可能周到的顾忌到他人的心情——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他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心情?

……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他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

你见过有谁……

……

(无限回音)

……

 

 

CH1 【同人本】

- 4th

 

那是发生在高二时期的事情。

松岗春与塚原要在清晨时分来到浅羽家门口,等候浅羽悠太和浅羽祐希走出家门,也好四人能够一起前往穗稀中学参加开学典礼。

这时是高二的第一学年,祐希因为没穿校式西装而只套了件校式毛衣就准备前去参加开学典礼,以致于被要说教,就连悠太,也由于没有尽到兄长的责任而被要教训了一通。

不过两人早就习惯了塚原要近乎偏执的认真态度,因此也没怎么在意他的强势管理属性,毕竟四人都是从幼儿园起就一直玩到现在的,如果真要为了塚原要的态度生气,也不会预留到现在才真正发作。更何况,他们本就不是特别在意这类事情的人。

「樱花飘的很厉害呢。」悠太抬起手接住花瓣。

「对啊,枝头上都开满了。」春轻声附和道。

「春,花瓣粘到了你头上喔。」离得春比较近的祐希替他摘下了花瓣。

「真是感谢。」春非常礼貌向祐希的道谢。

「要的头上也粘到花瓣了喔。」

悠太瞥了祐希和春一眼,忽然看向了站在远处的要,听闻到悠太的话,祐希和春相继朝要的方向看了过去。

果然如此,和悠太说的一样啊,要的头上也粘到了花瓣,祐希暗暗想着,于此同时又突然觉得还是不必帮要把头上的花瓣摘掉比较好,因为这样染上了春-色的要可是非常少见的,而祐希只要光是想到他黑色的头发上会缀满了粉色,等到被人提醒后又会烦躁的乱扒头发,甚至是情不自禁的做出一些摇头晃脑的动作,就会觉得非常有趣。

「不过我不会帮你拿掉。」

虽然悠太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可是祐希还是从音阶衔转的地方听出了隐隐的笑意,悠太对要所说的前一句话里确实是带着点温柔的关心,这毋庸置疑,因为悠太总是会在恰好的时候给身旁的人做出提醒,然而,虽至如此,悠太对要所说的后一句话里,却又确确实实是藏着笑意,而且比往常更要明显的,充满着一种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心情。

这是在报答要先前对于他的说教吗?祐希默默的想到。

「我又没想让你帮我弄掉。」塚原要不悦的即刻说道。

虽然塚原要并不是故意的,而且但凡是明眼人都能够看透他话下的不爽,不过就是因为他每次都回答的太快,所以反而总是让人有了他正在闹别扭或者是他正在撒娇的错觉。而每当这种时候,塚原要认真的性格就会显得非常可爱,令人不自觉的,就有了想要继续欺负下去的欲望。

而这,也是祐希总爱惹他暴走的原因——

那么,悠太针对于要的欺负,是不是也可以归类为与他一样的因素?


CH1 【同人本】

- 5th

从记忆中召回了自身灵魂的栗发少年,耸拉着表情,无精打采的注视着此刻正在自己身畔进行着唇枪舌战的两人,他平静的吸着盒装牛奶,而与之漠然神情不同的是,那本耽美向读物中原本被他视作是“超级笑料”与及“欺负塚原要的素材”的那几个段子,竟然忽而就像是电脑病毒一样的侵入了他的脑域,开始在他的内心里疯狂的刷屏,而且还自带立体声配音功效。

……

(▼_▼)

……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浅羽悠太]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心情?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浅羽悠太]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心情?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浅羽悠太]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对方的心情?

……

(▼_▼)

……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他产生出禁不住想要欺(调)负(戏)一下对方的心情?

你见过有谁能够像是[塚原要]一样……令他产生出……想要……调戏一下……

……

(无限刷屏)

……

「要的头上也粘到花瓣了喔。」

「不过我不会帮你拿掉。」

……

有声版画面倏然强势突入,本是流窜在脑海里的刷屏字幕顿时轮转为无限弹幕。

……

「我又没想让你帮我弄掉。」

……

记忆中色调柔和的樱花花瓣,不知怎么的,蓦地变成了色彩旖旎的玫瑰花瓣,铺天盖地的粉色完全的堆满了他心底的屏幕,彻底的吞掉了在记忆中忽然变得有些暧昧不清的另外两人。

……

啊。

NTR。

……

这三个字母在浅羽祐希的脑内无限放大,同时还闪烁着稍嫌刺眼的壮观金光。

……

虽说曾经的浅羽祐希并没有为了悠太的话而想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当时的他,与当时的浅羽悠太,其实应该都是抱持着差不多的想法乃至心情,而没有替塚原要摘掉他头发上的花瓣,但是现如今——

浅羽祐希目无表情的直盯着在他面前疑-似-打-情-骂-俏的浅羽悠太和塚原要,忽而道出了一句让在场的另外两人完全都脸黑掉了的问话。

“你们,真的不是在调-情吗?”

你们其实根本就是当着我的面在调情吧?

 

 

CH1 【同人本】

- 6th

 

当浅羽祐希说完那句足够让他完全脸黑掉的问话以后,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句子能够形容塚原要此刻的心理,那么就非要归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所说的话莫属——

“啊……真要这么说的话,其实也确实没错啊,我们似乎是正在调情。”

浅羽悠太想了想,突然觉得若是祐希非要如此认定或叙述的话,其实亦不无不可,于是他便非常干脆的承认了该种实则并不恰当的比喻,转而将视线移至塚原要身上一盯,又以颇为淡定的语气向他们说道:“我们是在调情吧?用要的感情,调整我的心情。”

“完全不对啊!混蛋!”

塚原要不负浅羽悠太所望的立即暴走,“你的世界观已经完全碎掉了吧?!最后那句话根本就是多余的可以吗?!现在这种情况下,身为他哥哥的你,不是应该担心一下祐希的脑袋里是不是有哪根螺丝被人给撬掉了吗?”

“多余?要在指哪句话?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在用自己的感情来调整悠太的心情吗?”

浅羽祐希并没有像是塚原要所希望的那样抓对他话中的重点,反是将他的语病挑了出来,而后以一种异常平直的口吻道出了一种非常小声的姿态,“没想到要还真得想和悠太调情啊,看来悠太的情况也不比我安全多少,原来要是‘有同一张脸就没问题’的类型。”

“招惹了祐希以后又来招惹我,要果然是出手速度第一的学生会副会长。”浅羽悠太坐在一旁抱住自己的双脚,尽力将自己团缩成阴郁忧闷的面貌,可惜他的眼神依然死板,“原来我自己的情况也不比祐希安全多少,不知不觉间就陷入了要的圈套……要,你想和我调情吧?”

“谁要啊!!!”

塚原要暴怒的赏了双胞胎一人一个手刀。

“请放心,对着那张只会惹我生气的脸,无论是哪一张都不会让我想调情的。所以也请你们,尽快给我回幼儿园去重造自己的逻辑观念,争取把那扭曲的性格也给我一起扭转过来。”

他叹了口长气,有些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忽然发觉这么长时间以来总是能够忍受双胞胎用自己来调情的自身真是了不起,但是混蛋啊,谁需要这么了不起啊?!而且什么叫调情啊!分明应该是陶冶性情才……不,等等……为什么他一定要觉得是对方在拿自己的出糗当作是生活乐趣?

虽然塚原要是如此忿忿不平的想着的,可他似乎却从来没意识到自己针对于双胞胎的放纵,就好像是这施展手刀技的习惯,因为是日常,于是便往往忽视了这日常下的异常,明明是个做事较真、处事冷静且感情纤细、神经敏感的人,然而遇上了浅羽家双胞胎却总是不由得失了镇定,即使有时也会由于他们个性中的我行我素成分而难免有些受伤,但是真正炸起毛来又始终不会一拳就打过去——

手刀什么的,这么弱的攻击力,你还敢真说这不是调情?

好吧,这不是调情,这根本就是勾引他们再接再厉一定要继续欺负下去。

“不想承认的话也没关系,但心口不一也要有个限度啊,要。”被浅羽祐希趴在肩上安慰着的浅羽悠太伸长本是团缩起来的手脚,“有时候真是让人担心……”

意犹未尽,却忽然顿止,绵延予人无尽的遐思。

“要会变成只能用钱来买爱的人。”

瞬间打破这份遐思,浅羽悠太的语调未变,可是离得他非常近的浅羽祐希,还是极为敏锐的从自家兄长的眼睛里察觉到了一种被他隐匿起来的愉悦,而这种愉悦,却正像是由于洞悉到某项有趣事物的另外一面所导致成的。

悠太的本意或许并不是指这个。

浅羽祐希突然意识到了危机,然后他的目光在凝向塚原要时蓦地锐利了起来。

哼嗯……

浅羽悠太轻轻的拍了下浅羽祐希的脑袋,转而问道:“说吧,怎么回事?今天你有点不对劲,总觉得有点提不起劲来呢,尤其是在面对与要调情这件事情上。”

“请别让他提起劲来,可以吗?”

塚原要唾弃到近乎想要用白眼来对付他们,他冷冰冰的朝着浅羽悠太说道:“还有,你们能不能够不要在我面前再提及任何与调情这个话题有关的东西?”

“吃醋了。”

“谁要吃你们的醋啊?!”

摆出同一副神情,用着同一种语气,共享着同一张脸的浅羽家双胞胎不约而同的启口,一致对外的口径与及其双倍的精神攻击力惹得塚原要再度濒临暴走。

“真无情,亏我还想和你分享漫画。”祐希面无表情说道。

“谢谢您的好意,我想我不需要。”塚原要想也不想的断然拒绝。

然而,下一刻,浅羽悠太倏地微微睁大了眸子,显得有些吃惊的望着此刻正趴在他肩膀上休憩的浅羽祐希手里所翻开的漫画,“画风不错。”

浅羽悠太平心静气的品评了一声,而后就着翻开的漫画页面向塚原要递了过去,紧接着慎重莫名的向他说道:“要,你最好还是看看这个。”

或许是从浅羽悠太的口吻中听到了认真,塚原要皱了皱眉,未置一词的接过了漫画,虽说对于漫画读物这种东西,身为优等生的塚原要本来就没什么期待,但岂料,率先刻入他眼帘的,却是与他预期完全不符的内容,同×恋的高尺度○画面让他在一瞬间怀疑自己已被刺瞎了眼。

“……”

十年后——

其实他只是沉默了几分钟,不过,出乎于浅羽家双胞胎意料之外的是,塚原要非但没有为此产生丝毫的激烈反应,反而是轻轻的深吁了口气,在无框的镜片反射出一阵闪耀的白光后,用一种极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望向了正在默默期待着他暴走的浅羽家双胞胎。

“无聊。”

他将这本读物随意的丢到地上,“你们弄出来的?”

对方怀疑的目光和质疑的语气就像是两颗射击轨迹尤其犀利的子弹,令浅羽家双胞胎而且特别是比较擅长于画而不是看的那个,顿时产生了一种即使是躺着也会中枪的觉悟。

关于调情的玩笑不能乱开,否则,早晚都会吃亏的。

 

 

CH1 【同人本】

- 7th

啊啊,真是糟糕,明明是祐希率先开始的。

为什么每次到最后小要都会责怪到我的头上来啊……

就是祐希不愿意穿校式西装这点也是,无论祐希做了什么惹到小要或者是小要看不顺眼的事,小要在最终总是难免会将此归结为是他没有履行好当哥哥的责任。

浅羽悠太低垂着眼,心底掠过一丝躁意,他神色如常的挠了挠头,修长的手指穿过栗色的发根触碰到空气,撩高了一边的留海,将精致俊秀的轮廓完全的暴露了出来,替其成熟而冷静的面貌气息增添了几分尤为年少的清爽帅气。

“我没有画过这个啊。”

他暗自叹息了阵,解释道:“不会为了戏耍小要而特地的浪费时间去画图出书啦。”

“喂,这种让人不快的说法是怎么回事?我很不想回答‘我知道’啊。”

塚原要轻轻的哼了声,“即使不承认或者没做过也不必刻意这么说吧?只要说自己不会这样做不就好了,每天不耍我一次你就难过啊?”

“既然知道还故意说是我们做的,要真是个性格恶劣的家伙。”浅羽祐希眯起眼睛,忽然离开了自家兄长的肩膀转而扑到了塚原要的身上。“啊,刚刚漫画里的我和你好像是这样子的姿势呢?接下来动作应该是我把你压下去吧?那么要,你让我压一下试试看。”

“试你个头啊!!!!!!”

本是好好端坐着的塚原要闻言,自然是想起身抵抗,完全不打算配合浅羽祐希的做法。

然而,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很快,但是他仍然没有快得过运动神经极为发达而且在体力方面完全足以甩掉他好几条街的浅羽祐希。

“嘭。”

猛然袭击上来的劲力,与其说是扑,不如说是偏重于撞。

塚原要有些吃痛的皱起眉宇。

自侧背部霍然增加的重量,与及其自然而然形成的冲劲,一下子撂到了塚原要的腰背部,令他在一瞬间几乎有了“腰可能会断掉”的错觉。

“你究竟是在做什么啊!?混蛋祐希!!!”

塚原要咬紧牙关,双手支撑着地面奋力的扭腰,企图将此刻正压迫在自己背上的浅羽祐希给甩下去,不过可惜的是,不管塚原要如何尽力挣扎,压迫在他身上的浅羽祐希仍然是不为所动。而,正在拼命的承载着一个人分量的塚原要,却是每况愈下,最终甚至不得不由于因长时间的抵抗所造成的肌肉发酸和筋骨剧痛等种种因素而彻底的伏卧到地上。

“可恶。”

湿热的吐息在耳畔渐渐蕴散开来,重叠上了紧贴在背部仅隔着衣料的温度。塚原要气愤的抬起手肘往后一顶,低微的闷哼随即混合着更为厚重的呼吸吹佛而来,鼓动着在他耳畔的纤细血管中倏然暴-乱起来的血液流速。

那些原该被立即丢进回收站的高尺度画面从他脑海中的读本里跳了出来,其内容的火辣程度,让此时此刻近乎于身临其境的塚原要顿时尴尬不已。

“……起来。”

白皙的皮肤染上酡红,他无力的捂住脸,面色十分缤纷,紧抿着的唇畔扭曲成既羞愧又不甘的弧度,就连那些理应是洋溢着满满怒意的咆哮,也显得精疲力竭,由于气喘吁吁而萎靡下来,流露出不同于往的虚弱——

“性格恶劣的家伙到底是谁啊,我就是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塚原要索性放弃了反抗,就这么任由浅羽祐希压住。他无奈的抬起头,迫不得已下,只得向一直从刚才起就在旁看戏的浅羽悠太求助,“悠-太-同-学,请-你-快-点-让-你的弟弟从-我-身-上-起-来,我不是床垫,也不具备能够给祐希同学……提供帮助性睡眠的用途……”

只是,此时进入塚原要视界内的,却并非是浅羽悠太的脸。准确的说,在他抬起头的瞬间,他的注意力就已经完全的被一支蓝色的手机给占据了,而这支蓝色手机的主人,则正是浅羽悠太。

“啪。”

在使用手机上的照相功能当着塚原要的面连按了数次确认键以后,浅羽悠太神色淡定的将它们变成打包邮件投递到浅羽祐希的手机上,而后不疾不徐的收妥手机,仿佛是带着赦免般的态度顺应了塚原要的心意,朝着正在与他共用相同表情的浅羽祐希说道:“不要做得太过分了,祐希。”

“喂,你就做得完全不过分了吗?你们这对臭双胞胎!”

叠了层的青筋接连冒出脑门,如今依旧被浅羽祐希压趴在地上的塚原要忍无可忍的吐槽。

 

 

 

-TBC.

评论
热度(36)
  1. 墙角[喵]墙角[双子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