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尊礼】百鬼镇目宴 - 24年的人生电车 a

电车 a

 

 

 

宗像从很小的时候起,就一直接触着非日常的物质。

 

啊,那是发生在他六岁左右时的事情吧?

 

一切的,离奇的,荒诞的初端……

 

 

《人生列车》。

 

 

醒来的那一刻,他发现他并没有待在自己应该待在的房间里。尽管这个房间铺设着他喜欢的榻榻米,比起自己的卧室都要令他感到更为舒适合宜,让他在感到份外陌生的同时,又莫名的觉得倍感熟悉……唔,这类感官通常很难具体描述,突如其然的,明明不属于他有生以来见过的任何场景,但当他触碰到这些东西以后,那种怀念的气息却在他恍恍然然的一瞬间从每一个空气分子中争先恐后的钻入他的肺叶——

 

有什么情绪在他的血液里作怪。

 

蠢蠢欲动。

 

而且近乎于觉醒。

 

年幼的宗像并没有在醒来的第一时间里就意识到事态的诡诞,他的记忆尚还停留在幼稚园的午间小憩中,是的,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当是在石板幼稚园里与其他的乖孩子一样安静的酣睡在德累斯顿老师替他们准备好的小床上,而不是孤身一人的在这间和式与西方风混搭的怪异房间里醒来。

 

「哦呀,莫非是被绑架了吗?」

 

小小的宗像脱下了自己的眼镜,几乎是带着一些成人性质的玩味式想法默默的思考到。他擦了擦他的眼镜,然后又擦了擦,期间夹杂着点摘下它复戴上它的稚气行径。

 

即使他还是保持着冷静。

 

但在此前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非日常物质的他,还是怎样都猜不透究竟是怎样的绑匪才能够在师资警备力量浑厚的石板幼稚园里独独就绑走他。同时,哪怕对方已经作案成功,却并没有为此找人看守住他。

 

「到底是怎样的条件才导致如今的局面。」

 

宗像下意识地使用着近来新学会的词语和句式,虽然这目前仅仅是暂时留存在他自己心目当中的想法而已。

 

【你这个家伙啊,宗像,即使是下辈子也仍然改不掉这种无趣的说话方式吧。】

 

就在这时,有一阵敲击声突然响了起来,宗像忽然就想到了那个总是在石板幼稚园中与自己毗邻而居的野兽同学曾经针对他吐露出的调侃。当然,他绝不承认这是出于紧张。

 

【完全不想被你这长着老人脸的家伙这么说啊,笨蛋。】

 

那时他的回答是什么来着?不,算了,现在他可没时间回忆这些令人作呕的小事,总之,他总不至于会在周防那个家伙的面前认输就是了——

 

『磕磕,磕磕磕。』

 

在整个房间的斜侧和正前,也即以办公桌为轴点将其环绕住的两堵墙壁上,有两排被厚重窗帘遮掩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敲击声从那里传来,从其中的某一扇窗户后面。那种敲击声非常的具有节奏,每次都是两长三短,在空旷而静谧的房间里显得异常可怖。

 

「那后面会是什么。」

 

宗像抿了抿唇,不禁有些犹疑。他犹疑的自然不是那扇窗户后是否会出现什么,而且,他也并不会对此感到畏惧。让他感到困扰的是事态因何会如此发展开来,这是一种无法掌握局面的不确切感,在颇有乐趣之中,亦存在着似乎是自己为他人所操纵的错觉乃至不愉。

 

 

 

 

 

-说到尊礼BE和补刀时想起的脑洞。

-从某部游戏实况《电车》那里借来的梗。

-暂时写到这里。

-应该算是前世某人的24年人生系列吧?

-后期会黑,追这篇请注意。

-现在去做其他事,争取明天补完第一章。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