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一人】:玉碧,青也青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路学
忘忧、马康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瑞嘉】社畜格瑞与他的喵星人嘉德罗斯(1)

  • 社畜格瑞 x 喵星人嘉德罗斯。

  • 在我看片的中途,我的另一个人格嘲笑我不接地气不会写小甜饼只会写蛇精病,我对此表示呵呵。

  • 来啊,快活啊,开坑有什么难的。

 

 

 

 

  1、

 

  今天是休息日。

 

  不过格瑞还是照常醒得很早。

 

  他是被他养的猫给蹭醒的。

 

  相较于整个陷进了他肩颈窝的毛绒绒一团以及显得比人类更高的体温,稍显有些清凉的微小吐息与不时地摩擦着他耳后敏感地带的甚至还有点湿漉漉的鼻尖就似乎过分刺激了。格瑞慢慢地睁开眼,在看到即使是睡着了也不怎么老实的嘉德罗斯时不禁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倒是也没有再睡个回笼觉,或者,干脆将这一小团毛绒绒给按进枕头里再好好揉搓一番的心思。

 

  这只小猫的脾气臭得很,平时十分争勇好斗,而且还有着可谓是相当糟糕的起床气。这是格瑞在与嘉德罗斯朝夕相处后用身行力践领悟到的事实。

 

  他第一次遇到嘉德罗斯时,对方正被三、五个份外年轻的小姑娘堵在墙角。说“堵”其实是十分夸张的形容,因为女性一贯便很容易在看到卖相可爱的小动物时就忽然走不动路,即使是强悍如他发小的姐姐也不例外。

 

  格瑞对猫并没有特别的偏爱,当然也不会对流浪猫狗有任何的看法,尽管他偶尔会试着投喂它们,也会在看到受伤的小动物时帮忙联系相关机构以及社工,但他从来都没有动过饲养一只宠物的想法。一方面,他怕自己无法妥善地照顾好它们,毕竟要养的话就得负责,而他肯定需要更具体、细致地了解这些与饲养有关的知识。另一方面,他的工作向来十分繁忙,而他还是个百分百的工作狂,本性中甚至隐藏着一股对于尽善尽美的偏执,作为一个电子佃农,通宵达旦地测试编码简直是再日常不过的事,尤其他的工作性质往往涉及保密协议,时常会有几个月不着家的情况出现。

 

  偏偏这一天他恰巧下班回家,尽管当时他格外的需要睡眠,同时还份外地思念着家里那张堪称柔软的床铺,但在这些年轻姑娘们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之中,他还是下意识地往那个方位看了一眼——

 

  橘猫幼崽歪着头一脸软萌可爱地,一爪子拍开了企图摸向它的手,十分不耐烦地甩着自己身后那根金黑色圈纹的尾巴,似乎是在考虑着要不要干脆再锤那只手一棒。

 

  不,从物理上而言,那只小小的甚至只能与炸得鲜黄酥脆的黄金肉球媲美的小爪子根本不可能拍开那只手才对。就在格瑞内心彻底陷入了究竟是“那位年轻小姑娘戏精本精地杰出演技配合”还是他“几宿没合眼以致于确实出现了幻想”的怀疑时,橘猫幼崽甩着尾巴凭借着其超卓的弹跳力突破了那几位年轻小姑娘的包围,迅速且矫健地扑向了他,以一种格外虎视眈眈的气势。

 

  “喵?”

 

  他抬臂挡住它,一瞬间行动快过了思维,等他下一秒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很可能会造成它的摔落时,虽然也通晓猫的习性会致使它寻找平衡并找到更为安全的降落方式,但他依然做好了尽快接住它的准备。然而与他预料不符的是,橘猫幼崽非但没有掉落到地上,反而份外顽固地从爪子里伸出钩子,并且牢牢地死拽着他的袖口不放,稚嫩但坚硬的指甲甚至略微陷进了他的皮肉。

 

  随后他便听到了一声短暂的猫叫声。

 

  你敢拒绝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格瑞仿佛从那双望向他的金色猫眼里看到了惊讶和满意。

 

  不错嘛。你成功地吸引了我的注意,人类。

 

  ——大致就是这样的意思。

 

  然后第二天,当格瑞清理了大半个月没回过的家,准备将套着许多垃圾的黑色环保袋丢到楼下小区的分类垃圾桶里时,在他打开家里房门的一刹那,他在楼道上以及他的房门口亲眼看见了拖着纸箱爬楼梯并将自己装在纸箱里送上门求包养的橘猫幼崽。

 

  也就是他现在养着的嘉德罗斯。

 

 

 



-

tbc吧,大概。

谢谢看到这里。终于可以安心地自由去看片。【x】

你们让我想想旧设瑞嘉《家里蹲嘉德罗斯与他的汪星人格瑞》应该怎么搞。

评论(1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