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一人】:玉碧,青也青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路学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瑞嘉】爱的助攻大手鬼天老师(上)

  • 学院pa,奇妙但和平的凹凸世界观。

  • 瑞嘉,以及旧设瑞嘉。


  • 鬼狐天冲戏精视角。

  • 叙事投稿流,私设如山。

  • 非常神经质的文风。






 《爱的助攻大手鬼天老师(上)》:




  前言:

  鬼天老师喜欢撰写818格式的投稿,但他从来不真的投稿。




  我的终端>我的文档>


  搬运工君,你好。这里坐标方块。颜值与此次问题无关,我能够为自己打满分,谢谢。你可以称呼我为鬼天老师,因为我们这一族的智慧,在宇宙中向来十分有名,时常需要胜任强者的导师,而微不足道的弱者自然更不在话下。只是有一点不得不提,尽管我认为我自己有着相当杰出的授业能力,同时还兼具着无与伦比的口才,乃至是高人一等的情商,甚至能够让世界上最愚钝懦弱的家伙迷途知返,但我并不像我的同胞那样热衷于教学,也并不满足于成为一名兢兢业业爱岗敬业的普通教师,我的理想是登上顶峰——成为一位受人尊敬的校长。


  可是,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在伟大的理想面前,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比如:在家境确实无法予以我更多的支持时,我选择首先成为一名教师。


  也许搬运工君你会疑惑我这次投稿的目的,为什么我要将我自己的理想如此郑重其事的公之于众,可能隔壁裁判球君的通讯号更适合我当下发表的内容,那么言归正传,请允许我在这里向你痛心疾首地介绍一下现今出现在我完美教师生涯里的最大危机,使我的理想人生顿时亮满了红灯以及每每总要伴随着《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前奏做为BGM出场的……虽然做为一名教师,我不太应该按照这里的套路为这次的匿名投稿定下一个这样的标题,但题目果然还是就命名为《滚!你们把神圣的学校当成是相亲节目了吗!?这绝对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没有之一》吧,我想恐怕也没有任何词语、句式能比这个更符合当下的情况与我此刻的心境了。


  引发这类BGM的问题学生主要有两个,由于他们的姓名首字母都是G,再加上一个Gay应该就能组合成3G,因此目前就以NO1和NO2暂且做为他们的代称,以免产生混淆。出于人身安全的考虑,我不太方便描述这两个代称的缘由,更不想让你们能够通过这些信息猜测到这两个人的实际身份,所以就请诸位将他们各自的代称来源当成是他们本身就具有着在我班级里乃至于整座学校都数一数二的发型高度来理解,虽然我认为即便用凤梨和芦荟来形容他们的发型也十分贴切,不过有鉴于我接下来要谈到的内容,毕竟我也不是没有机会用到这另外的两个发型形容词来指代不同状态下的他们——


  Emmmmm,可能你们现在很难理解我想表达的意思。这么说吧,想必诸位对于“元力”这个词应该都不至于陌生吧?每个人的元力都具有着非常特殊的效用,而我的能力则是【■■■■】,以往我一直将这样的能力致用于复制其他人的能力之上,然而一场事故却使我的能力莫名作用在了其他人本身。这种能力的新应用方式对于我而言其实有点鸡废,不,可以说是让我的理想人生在一时之间变得更糟糕了也不一定,因为它会令一个人的性格、喜好,甚至是极其细微之处的口癖都发生相当强烈或更为极端的变化,而且它的持效性与复发性也同样令人始料未及,坦白说有时候在某种程度上我好像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它,这真是一件足以在违法的边缘试探使调皮的学生变得乖巧懂事的利器。自从学校的NO1、NO2恰巧中了我的“魔法”,我就再也没担心过我是不是会在我的学生面前暴露了我的毛绒绒以致于最终威严扫地。


  那么到底是一场怎样的事故呢?


  我想你们已经猜到了,没错,NO1和NO2便是我校长通途中的最大障碍——更是我此前曾经提及到的,接下来划重点,点名批评,在学校里肆意滥用BGM甚至还将上学读书这件事搞得如同相亲节目的双方主人翁。


  在叙述这场事故的始末之前,我必须向你们大致描述一下这两位的外貌和性格,以及在事故发生之后,我的能力对于他们本身所造成的严重影响和奇妙改变。


  按照排名的前后,先来说说这位NO1吧。


  NO1在我们这里可以说是相当炙手可热的天才,从出生起就被加诸了各种光环,由于是跳级入学,因此在年龄方面要比与他的同级生更小;金发,左脸上有个小星星样子的胎记,属于有些可爱但是非常精致的长相,身高目测在163cm左右,喜欢快餐等高热量食品,无论四季气温如何变化都照旧佩戴着一条与发色同款的长围巾;性格十分狂傲,应该是个外放型,经常翘课尤其是我教授的辅导课程,但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令人不得不铭记这份憋气的屈辱;发型与凤梨极其神似,还有一个黑色的发箍。


  为什么要将他的形象描写的这么具体?我只是希望能够尽力帮助你们理解他本人在事故前后的差异,倘若事故前的NO1是个不可理喻的天才或疯子,人生唯一的乐趣就是约战NO2做各式各样的比试,那么事故后的……嗯,终于到了这个时刻,我就将事故后的NO1用凤梨来形容吧w,尽管凤梨在我看来依然是个难以理解的天才或疯子,不过就个性而言较之NO1可以称得上是狂傲的相当内敛,纵使其喜欢的配色风格从白和黄转变为了黑和红,而且还着重体现在了他的围巾与发箍之上,甚至就连衣着打扮等方面也从整个都包裹得严严实实忽然地变异成了袒胸露背秀腹肌,但他对于NO2的钟爱倒是奇妙的未曾受到丝毫削减。


  这里有个例子:从前的NO1会四处寻找NO2的踪迹,每当见到后者时便会大张旗鼓地向他提出邀约,即便遭遇态度明确的回绝也非得纠缠上几个回合,总之得先做过一场让他尽兴再说,可谓是十分的独断专行并且孩子气;而事故后的凤梨则要在巧遇NO2时才会向他提出邀约,只是一旦发起约战便会采取默默盯梢的方式直至NO2彻底妥协,难缠的程度比之NO1时亦不遑多让,仿佛从九岁的熊孩子蜕变为了九岁的戏精瓜娃子。


  ——是不是很像什么攻略游戏里才会出现的套路?


  让我再举个更直白一点的例子:假设NO1会将NO2以外的人称呼为渣渣、虫子,表现出十成十的满不在乎和一视同仁,那么凤梨就是将NO2以外的其他人视若于苍蝇、蛆虫,跳蚤等,不一而足的渣渣,统称昆虫纲,显然是已经无趣到了需要依靠细数渣渣们的不同之处来作为余兴节目的地步。


  非常不幸的是,我被他比作螳螂,母的。


  然后问题来了。同学们,现在请你们拿出本子,做好笔记。这个题目是重点中的重点,也是一道送命题,你们以后总要考的。


  Q:左边是白玫瑰,右边是红玫瑰。请问你的选择是?

  A、白玫瑰。

  B、红玫瑰。

  C、两个都选。

  D、两个都不选。

  ……


  夭寿噢!人生赢家虐狗哦!这是在变相地提醒空巢孤寡老狐那句一直广为流传于ACG界的著名嘲讽“你笑诚哥死的早,诚哥笑你日的少”吗!?最重要的是,明明是同一个人而已嘛,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修罗场啊?而且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修罗场啊!?我明明不过是想让NO1不要老是找NO2打架,破坏学校纪律、降低班级总评分,所以才在NO1和NO2斗了个两败俱伤的时候趁机给NO1做了次酣畅淋漓的元力按摩罢了啊!


  (。・_・。)ノ|


  由于NO1经常找NO2打架的关系,班级的总评分总是会时不时的降低。而做为一名负责任的带班老师,我不止要为NO1和NO2的安全负责,更要为班级里的其他学生负责。虽然我曾经试图阻止过NO1和NO2,然而元力卑微如我,即使用尽了我所有的力量与智慧,也仍然无法避免事故的发生。在那两位的元力冲击下,我意图阻止他们的元力偏偏在这个时候不受控制,甚至波及到了NO1,并致使他受到了我的元力影响,发生了一系列微妙的变化,这完全是我的失误,而且我也不会否认。


  才怪啊,这个学校里又没人知道我的元力还能有这种用法。


  ……但是,我的理想要怎么办?


  恕我直言,有钱真的是能够为所欲为。NO1之所以能够无视学校的纪律,除了他成绩优异的答卷之外,家世也是无法忽视的重要依仗之一。当然,我并没有想要指责什么的意思,只是出于担心,比起校方在得知这场事故后对于我的革职处罚,我更害怕其他学生对于我的失望。或许,相较于担心他们是否能够重新适应其他带班老师这种想法,我才是真正离不开他们的那一个啊。


  因此,在其他人未曾了解真相的前提下,我怯懦地选择了闭口不言,始终向其他人小心地隐瞒着我自己的这份元力作用。


  至少在NO1刚刚成为了凤梨时,我一度曾为了他干架情况锐减的表现而感到十分满意。


  第一个发现NO1不对劲的人是NO2。


  很奇妙,不是吗?为什么会是NO2?我曾设想过少说也有五种答案,从NO1的双亲、仆人、家庭医生,到总爱跟在NO1身后的绿头发女痴汉,或者是另外那个总喜欢在NO1邂逅NO2时用手机APP上的自建歌单替他们制造《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或《今天你要嫁给我啦》等种种出场BGM最终却被NO1用他的金色围巾给胡乱抽打的红头发恋爱脑,甚至是我那位总喜欢多管闲事的妹妹,但为什么最终偏偏是NO2?


  其实NO1当时的变化可谓是相当显眼,然而思维定势、思想盲点可能就是如此奇妙的东西,不在意NO1的人不会怀疑他称不上是违背本性的变化,在意着NO1的人又已习惯性地不会再质疑他的喜好、决定,只是一切归根究底、探寻实质,不过是因为当时的那位NO1并没有将他们放在与他全然对等的立场——


  他已习惯了一个人站在前方。就某种程度来说,目光所及,便是彼岸。而如此恰逢其会的是,位于远方的既不是一个令他感到不堪入目的存在,也不是任何所谓在他眼里与渣渣无异的其他人,于是他的目光里便首次出现了一个真正的人。


  那究竟会是怎样一种感受呢?我曾尝试着换位思考。啊,有了。就像是神一样吧?唯我独尊的神看着凡人从远方一步一步向他逼近,欲承皇冠,欲谋神座,因此无聊而又孤单的神便唯有不停地、不断地向凡人施压,怂恿他暴起,纵容他违逆,逼迫他反抗,催促他凌顶,敕令他屠神……再在最后,终于向这个凡人迈出一步,为了一脚踩碎他的喉咙。


  不过这样一来,也勿怪NO2总是对NO1避之不及。毕竟谁能想到啊?在那副甚至可谓是天真的面容与孩子气的表现之下,拥有的竟然是这样一颗残酷且可怖的心?我想NO2就是由于敏锐地看透了NO1的想法才会说出那句“不可理喻的神经病”吧?


  至于NO2是一个怎样的人?


  也对,现在确实是该谈谈这场事故的另一位主人翁。诸位还记得我刚刚提到的送命题吗?马上就要揭晓正确答案了,你们的心里面有没有一点逼数心里面的选择又是什么样的?


  我曾经以为NO2是位十分冷漠的人,至少他的神情鲜少有剧烈变化,不过他也绝不是惜字如金的类型,如果非要为他的性格贴上标签,我会挑出诸如克制、隐忍、机敏、冷静,乃至温柔和坚韧这些词语来形容他;他的心理成熟度较之同龄者更高,你极难从他身上发现焦躁易怒等冲动型的情绪,学习成绩亦是首屈一指,倘若没有NO1主动寻衅挑事,我想他恐怕是师长心目中十足满意的模范版本;身高的话,大概在173cm左右;银发、紫眼,偏爱黑色头巾,发型像一盆芦荟;有着一双白色手套,手套背面的图案与NO1脸上的胎记是同款星型;长相尤其俊朗,喜欢喝牛奶,在学校里的人气很高,不过本人对此倒不知情。


  其实这里还有段非常有趣的故事。在NO2第一次与凤梨见面的时候,恰好是背对着凤梨,所以当凤梨向他打招呼、要求对战比试的时候,NO2并没有即刻就发现对方的衣着打扮完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现在回想起来,他应该是在听到凤梨的招呼声时便旋即意识到了不对劲,尽管拒绝NO1已经成了他的本能反应,但是当时他迅速地回过了头——而且还在见到凤梨的第一眼后,差点被自己吞咽到喉咙里的牛奶给噎到。


  总是跟在NO1身后的红头发恋爱脑,假设我还有提到他的机会,那么就用粉红脑作为他的代称吧,依此类推,另外那个身材很棒的绿头发女痴汉就叫她绿巨人好了。真是的,因为其他人也需要打码的关系,就请你们不要责难我给他们起昵称啦,鬼天老师这样对待自己班级里的学生,良心现在正在隐隐作痛啊。


  ……我要怎么描述当时的情况才好。


  粉红脑的歌单吧,真的是个相当神奇的东西。在NO2差点被自己噎到的同时,正在充当BGM的播放曲目竟然恰好切到了《看我72变》。


  那就可以说是很感人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倘若那时我看得不是学校监控,而是颁布在凹站的视频录像,我恐怕我会马上暂停播放,选择放空我自己并且试图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因为我真的笑到无法呼吸,重申一次,无法呼吸——


  手黄再,粉红脑,愿最强的勇者在天堂得以安息。我敬你是条汉纸。


  但是该说我很意外吗?凤梨的性格果然是相对NO1而言更为内敛,他竟然没有红脸,也没有试图使劲甩自己的黑色长围巾用以抽打粉红脑,反是神情有些微妙地静静注视着在他面前露出一点笑意的NO2,片刻后便要求粉红脑将歌切掉,只是转头又似乎有些改变了主意,紧接着便跟粉红脑说或者干脆再换一首。


  后来粉红脑给他换了首《无礼之■》,懂的都懂,总之就是首节奏尤其强烈的歌,就连其中的歌词也份外积极。配合当时温度骤降的氛围,啧,就很凉了,简直没眼看。作为在场者中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我忍不住通过校园广播电台给他们点了一首《红白玫瑰》,匿名活雷锋谢谢,最终甚至还在幕后跟着这首歌的旋律慢慢哼了起来。


  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红是蚊子血般平庸。


  这个能力我从来没有施加在人的身上,它的持效性与复发性同样都令人始料未及。


  白是浮冷脂般鄙俗,白是明月光映照窗头。


  但我唯一足够确认的一点则是,从这个能力之中映射出来的东西,都必定真实的存在着。至少,曾经真实的存在过。


  好啦,好啦,反正篡改歌词的随便哼哼也不犯法吧?现在统统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我刚刚提到的送命题上面来,敲黑板,假设左边是白玫瑰,右边是红玫瑰,请问你的选择是?


  A、B、C、D.


  情况很明显不是吗?当NO2真正意识到NO1不对劲的时候,他也随即意识到了这其中存在着的问题绝不仅仅是来源自NO1本身,我可是相当意外他竟然会马上便联想到我,这已经是我从他身上经历到的第二个意外了——但是,毕竟是被神所认真注视着的人类啊,存在于这两者之间的差异不是应该只对他而言非常明显吗?为什么这个令他感到头痛的家伙会一时乖巧地、默默地等待着他妥协,一时又不管不顾地非要大闹一场才肯好好地听他说话?为什么——为什么只有NO2,竟然会在这无数的在意又不在意NO1的人当中,第一个真正察觉到向来唯我独尊的NO1似乎不对劲?


  意外,大意外。这可是基于第一个意外才唯独被我所堪破的第三个意外。因为这可是NO2竟然也是在意着NO1的凿凿铁证啊。哈?我的脑壳子好痛。整个学校都要炸了啊。吓得我都想要赶快抱紧我那位总爱给我添麻烦的妹妹了。


  等等,等等。按照这两个人日常你追逐着我干架的相处方式来说,NO2不是应该很厌烦NO1吗?这样突然就切了8倍速快进的发展真是让我有点心跳加速,简直心脏病都要犯了啊,我需要捋一捋这期间的逻辑。本来我就是由于一点私人原因,再加上NO1其实是更不合群的那一方,于是才选定了他作为下手的目标,起码一般人对于NO1的信服度能让他们打从心底里不愿意相信NO1也会中招。倘若NO2对NO1抱有负面感情的话,哪怕是不怎么在意的程度也行,根据我原先的判断,应该是绝对不至于暴露的才对。√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的来着?


  要知道,NO2当初可是被我挂钩在了不在意NO1的那一栏里。


  莫非是凭借外力介入做为契机,以致于迅速地产生了在意?


  不会吧?不可能吧?不至于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子吧——


  NO2和凤梨初次见面的场景,事到如今依然历历在目,看来是我当初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甚至能够清晰的勾勒出当时自己通过学校监控亲眼目睹的NO2那一个本能的拒绝与下意识的回头,不不不,那并非产生,而是觉醒,不会吧?不可能吧?不至于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子吧?那么来吧,那么来吧,让我看看你找到我又能怎么样,这完全是我的失误,而且我不会否认——


  凡人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然后这个人,带给了我一个迄今为止最令我意外的答案。真的是百分之四百的震惊,绝对不掺杂任何一滴的特仑苏。恭喜NO2选手get最高成就,鬼天老师的心悦诚服。我总是爱为强者服务。


  “我不相信你。”


  凡人向我这么说道。


  神看着这个凡人,竭尽所能地试图劝诫这个凡人,希望他相信自己的手里真的掌握着足以拯救他灵魂的灵丹妙药、至尊仙方。


  “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化解这股元力。”


  他步步紧逼,渐渐临顶,仿佛生来就受神所钟爱。


  “就算你能,我依旧不信任你。”


  当然也绝不可能向神奉上他的灵魂。


  现在让我们紧急追加另外一道议论题:假设你发现了前面的一道四项选择题根本就是在套路你,你会选择怎样解答这道题?


  虽然我有说过这就好像是什么攻略游戏里才会出现的套路,但是抱歉,你也不是一定非要选择由我个人提供的ABCD这四种答案……毕竟,现在根本就不是在玩攻略游戏。


  “那么来试试吧,”凡人收起自己的武器,也收起杀意,“把你的那份元力也运用在我身上。”


  这是我第四次从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意外。而在此前,他刚刚才试探过我是否能够完全驾驭这份即便是我也并不全然了解的元力。不会吧?不是吧?不至于真的就完全是我想的那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几乎要情不自禁的开始同情你了,格瑞。


  神看着这个凡人,看着他避无可避,终于迎向他的眼神。


  这是这位神第一次真正的看见一个人。


  而这个人现在也正在认真地看着这位神,如同在看一个无聊到近乎发狂的凡人。




-

tbc.



好了,上篇完了,收工。

脑洞时萌成狗,开坑后撸成狗,写完后觉得整篇文和自己都是shi。

结果格瑞还是掉马了。

不过没关系,反正鬼天老师在人设里其实从来不真投稿,只是爱写投稿。

下篇旧设格瑞上线。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