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一人】:玉碧,青也青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路学
忘忧、马康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路学】温暖的尸体(占坑)

  • 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

  • 绫小路清隆 x 堀北学。


  • 车pa,但是抱歉还没开起来。试着写了一段。不太自信。怕OOC,欢迎和我讨论。如果后面写了我会继续在这篇里更新。没看过小说,只是看了动画。






  《温暖的尸体》



  你有没有看过丧尸类题材的电影?


  比如生化危机、隔离区,活死人之夜。


  在一般的作品之中,丧尸通常是由于人类遭受病毒感染而转化成的怪物,不具有任何的自主意识,没有逻辑和智力,既是已经死去的人类,也是毫无人性的尸体。


  不过“万事无绝对”就是了。


  尽管绫小路清隆对电影、动漫从没有过分的兴趣,但是作为一种普通的高校男生应该会喜欢的东西,他还是对此有一定的兴趣需求,虽然在堀北学的房间里发现这类东西可以说是让他相当的意外,同时甚至对这张蓝光碟的内容与剧情产生了不同于寻常的好奇和期待,可他一点也没有为此付诸行动的意思,更没有做出任何超乎客人这个身份以外的事情——从这方面的表现而言,他似乎也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好奇和期待。


  光碟的外包装上写着影片的名字:温暖的尸体。


  他之所以会留意到这部片子,是因为光碟的内盒此时正呈现着打开的状态,而本应嵌合在塑胶圈内的光碟则被人随意地放置在盒子当中。


  “你想看?”


  堀北学将准备好的茶饮递给绫小路清隆,随即便兀自打开了播放器并将光碟放入其内。尽管他此时的举措显得十分独断专行,但是配以他先前的提问以及递茶的行径,又令他即刻体现出一股相当奇妙的温和。


  “因为你做出了一副‘想看’的样子。”


  只是他下一刻的言行马上就打破了萦绕在他身上的这股奇妙。


  “不,我对此并没有很想看的意思。”绫小路清隆回答。


  被看破了。他想到。与其说是对方看破了他的好奇或期待,不如说是对方甚至看破了他故意表现出来的好奇或期待。当然,他刚才回答的也是一句真话,绫小路清隆并不是那么好奇或期待那部片子的剧情和内容,但假设只要故意做出一点好奇或期待的表现就能令对方主动满足他的这点好奇和期待,他也乐意为此顺势付诸这点行动。而且相对来说更重要的是,他好奇或期待的并不仅仅是为什么这样的光碟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忙碌的学生会长房间里,甚至还有为对方究竟会因他表现出来的好奇或期待做出怎样的反应——这样的问题,产生了比前者更盛的好奇或期待。


  以及,就目前试探的结果来看。绫小路清隆慢悠悠地喝着从堀北学那里得来的茶饮,默默地思忖着。这位学生会长、堀北的哥哥,倒不像是为了旧事重提,再度邀请他成为学生会的书记。


  ……不过,话说回来。


  期待?


  绫小路清隆忽然感受到一阵模糊的盎然兴意,之所以被定性为模糊,盖因那种短暂的、奇特的情绪或想法是呈现明灭状态的,如同浮光掠影,如同被按下了快门的照相机在昏暗的环境前即将亮起闪光灯的一瞬,它已近乎于一种作用在精神上的痒意,往返于不悦与愉快的区间,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一种极其难以言喻的、令他企图捕获的,但又绝对无法掌握完全的,几乎让他感到新奇的体验。


  他选择将这种体验归类为“快意”的。


  这让他不由地对堀北学这样一个存在诞生了几分更多的耐心与容忍。


  因为他突然地从片刻前或许连针锋相对的碰撞也称不上的交流里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对他的目的、他的反应,乃至是不太可能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东西而感到好奇或期待?


  毕竟,应邀前来对方的房间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必须的,所以,为此身处于对方的房间里试探他的目的自然更不是必要的。


  一时的虚荣心作祟?


  绫小路清隆平静地看着堀北学转过身时面朝自己走来的样子,漫不经心地想到——


  哦。


  ……


  噢。


  至少对方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产生虚荣心的家伙啊。


  ——无论从哪种程度来说。






-

tbc.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