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角[喵]

【K】:尊礼,黑白,赤青,多无
【我的英雄学院】:轰爆轰、欧相欧
【凹凸】:瑞嘉,旧设瑞嘉

【全职】:叶韩叶,喻黄,周翔
【武侠】:西叶西,顾飞

【HP】:SBSS,HDH,LMNM
【漫威】:盾冬以及拉郎衍生,寡鹰,红银
【SPN】:SD、Cass/Meg

【YYS】:酒茨,狗崽,琴灯、双龙
【NC社】:Asato/Rai,Shiki&N
【DMC】:DVD

【其他】:狡槙狡、L月L、佐鸣、枢零
双子要、流花、静临、黑瓶黑、

© 墙角[喵]
Powered by LOFTER

【西叶】凡铁

修改完成,加入目录。嗯。



 

墙角[西叶]:

  • 西叶穿越梗。

  • 新世界为点家修仙类。


  • 只是和基友开脑洞于是写出来的段子,说着说着就开始写了起来,文风十分的装逼,如果以后有灵感或者会写后续。

  •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凡铁》: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这里受人追杀、遭人追捕。


  ——而且还是和叶孤城一起。


  叶孤城早已经死在了他的剑下,这一点他不会怀疑,就如他一样确信现在这个正与他齐肩并进的白衣人一定便是叶孤城。


  这个世上有谁能追捕西门吹雪?又有谁能追杀叶孤城?更何况还是同时追逐他们两人!


  ……不过,在这个世上没人能,并不意味着在这里不可能。


  这里本不是他们原来的世界。


  

  -


  天空上千丈白云如雪,如雪铺满了地面。地面上万里白雪如云,如云覆盖了天空。


  这里是一片由云与雪衍生的世界。


  或者还有剑。


  

  -


  剑光带着凛冽的杀气从他们后方袭来。他们的剑已是极快,快过了一名江湖剑客平生所能期望的极致。可那一剑却更快,快到了纵使是西门吹雪或叶孤城也绝难以格开的地步。


  格不开的下场或者会死,但等着他们的更可能是生不如死。


  那一剑如光,它确实是光,光芒勾勒着剑的影子,有着剑的意和神,乃至于形状轮廓,却完全脱出了剑客使剑时的固有特征,既非由内力、剑气凝聚而成,亦不是快剑至臻后因错觉而恍惚产生的光影,它超越了世间任何一名顶尖剑客应有的能力范围,合该归于怪力乱神,决然不是凡人用剑时施展的手段。


  砰!


  如剑的光猛击于两人之间,落在地面上带着十足的恫吓,留下了一道深长千尺的剑痕。飞舞的雪花在两人兀自向左右两方分别疾退时飘洒在他们的身上,也隐隐约约的模糊了他们的视线、他们的身影。


  白衣染霜。


  两人仿佛在顷刻间都彻底融入了这片由云与雪所充斥的世界。


  他们同时返身向他们身后袭来的那人出剑。


  剑是好剑,可来人的剑却足以胜过尘世间任意一柄由凡铁铸成的绝世好剑。


  那人本不会死,至少不该在他如斯胜券在握的时候反而被这两个由他追猎多时的凡人联手击毙,世人于他不过蝼蚁,他是超凡出世的修真之人,俗世红尘尊崇他们这种人为仙长,煌煌仙剑,剑光吐纳,峙敌剑试,以剑修命,与他们同属方外的修士将他们称作是剑修。


  然而此刻向他出剑的两人是西门吹雪和叶孤城。


  人如名剑,剑本凡铁,在尘世间用剑的人很多,会剑的人也不少,练剑的人不知凡几,懂剑的人虽少但更非绝无仅有,既用剑、会剑又练剑、懂剑的人纵然是凤毛麟角,可有史以来能够被其他同为练剑、用剑、会剑、懂剑乃至于爱剑之人奉封作剑神或剑仙的,不过唯此二人。


  凡铁经千锤百炼方能成剑,更何况是人?


  能同时追杀他们两人的剑修确实本不至于死得如此轻易,如果他没有由于心生贪念而企图凭一己之力活捉他们,如果他没有在历时长久的追杀之中渐感焦躁,又过于自信以致认为受他追捕的两人迟早会是瓮中之鳖,尽管他只是修士之中范属实力最末等的练气之流,胜负或者犹未可知。


  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对于剑的把握素来精准得可怖,而他们出剑的时机,偏偏恰好是那人在因怒而以全力出手后,力有不逮,理应气转经脉、恢复灵力消耗的一瞬。


  一瞬足以发生很多事,比如一剑西来,比如天外飞仙。


  一瞬也足以决定很多事,比如他死!


  

  -


  血花先是从那人的两处致命伤中向外飞溅出几点零星的红,随后便迅速地盈满他的衣襟、他的背心。那人踉跄着走了两步,面目中带着极深的匪夷所思、极大的难以置信。远比凡人更为坚韧的生命力支撑着他的躯干,令他在心脉破损的情况下依旧挣扎了可谓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然而他的生命亦到此为止了,更多的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伴随着越渐无以为继的咳嗽纷纷坠向地面,越过飘零的云雪,与它们一起印入无垠的纯白,最终在他扑入雪地的尸首旁留下极美极艳的记号。

 

  一前一后。

 

  他的两处致命伤皆是受人刺中了他的心脏,只是一则来自于胸前,一则承自于后背,前者从他的前胸刺向他的后背,后者从他的背后刺向他的胸前,两柄剑一前一后、两面夹击,剑尖尽数没入他的心脏,却没有任意一柄剑曾彻底贯穿他的整个心脏——

 

  但他又的的确确是被人刺穿心脏致死的。

 

  那颗不再跳动的心脏如今静静地埋葬在他的躯体里,幼小、脆弱得如同本来便寄生在他躯体里的另一个不同的却也已死去的生命。这条生命全身上下只出现了一道贯穿伤,然而奇妙的是这道伤痕在越往内、越往里的部位便变得越细越窄,就像是有两柄利刃在同一时间中对准同一个位置做出了同样的攻击,而它们则在这条生命的内部恰逢其会的相遇——

 

  剑尖相击。

 

  剑意相逼。

 

  兵戎相接。

 

  势均力敌。

 


  -


  在千钧一发之际,两人竟是在不同的位置、从不同的角度朝那人同时出剑,刺向了那人心穴上同样的一点,甚至因此引发了足以瞬间斩杀一名低阶修士的恐怖杀伤力。


  杀了人,杀了一个被凡人尊崇为仙长的修士,西门吹雪仍在吹他剑上的血,而叶孤城则在甩去剑身上的血后轻抚着他的剑。其实凡人与修士的血没有多少分别,他们的血都是热的、都是红的,也许修士的血会比凡人蕴含着更多的力量,但是谁知道事实到底如何呢?至少西门吹雪与叶孤城此时此刻都不关心这点,因为此时此刻他们都知道在修士之中能够给他们带来致命威胁的对手势必远多于凡人。


  不是不打算趁早离开,剑修先前追杀他们时造成的动静可能会引起其他修士的注意。


  不是不为了能够再与这个曾经决战过的对手于此相逢而感到欣喜,有些事无须开口,而有些事则早已盘竹在胸,现在必不是讨论今后成算的时候,而再度见到对手的心动神移亦已在乍见对方的面容之初便随其时间逐渐平复。


  人的生命如此宝贵,每个人的性命皆是独一无二,无价的不止是人,不止是剑,不止是会用剑的敌人和对手,还有那些往昔、现已、将来会被他们杀死的人。


  杀人是件很神圣的事情。


  杀死会用剑的敌人或对手,自然更是神圣。


  剑是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就是剑,因此剑对于他们来说已然是非同一般的神圣。


  他们的心底里只有对于剑的狂热是永远不变的,剑之所指,心之所向,他们的心也如同他们的剑一样时常经受着他们施于己身的千锤百炼。


  剑修以剑修命。


  练剑者性命双修,嗜剑如命。


  

  -


  地面上尸骨未凉,天地间云雪交映,这片只有炼气期才能进入的小秘境之于他们仍然无异于身处在万顷冰海之下,可他们的心和血却又再度的热了起来。


  

  -


  西门吹雪在收剑之后忽然道:“我死了。”


  归剑入鞘,叶孤城神色平静的颔首,“然。”


  于是西门吹雪又道:“你本来已死在我的剑下。”


  叶孤城不疾不徐的紧接着说道:“剑入心脉,生机尽断。”


  西门吹雪在沉默了片刻后缓缓问道:“城主在此等我?”


  叶孤城答道:“昔日紫禁巅蒙君成全,我既已知此地名曰剑冢,像你我这等在此涅槃重现的凡间剑客之于此处剑修不过是一炙手可热的天地灵物,经由丹鼎秘法炼化后可谓剑种,以往剑术有成尽归其有,视如等同剑道天赋,我在此盘踞数年,遇则杀之,剑术曾有精进,偶生感悟,料想庄主亦应复我之故,如今庄主已至,不知有何决断?”


  西门吹雪道:“城主是必破境而出,我不外如是,还愿再能与君一战,自是随城主双剑连手。”


  “善。”


  叶孤城很少笑,面对着西门吹雪这个曾经的对手时笑的次数更是少得珍奇,而西门吹雪亦然,只是现在叶孤城却笑了,笑得云淡风轻,智珠在握,仿佛月落人间,秋水潋滟,于是这次西门吹雪也笑了,笑得极轻极浅,冰融霜化,犹如雪落无痕,春回大地。


  -


  他年明月夜,陆小凤曾问过叶孤城是不是一定要与西门吹雪比剑。后来既望月,陆小凤又问了西门吹雪对于叶孤城出剑时的看法。


  当时,西门吹雪看着天外的冰雪,冷冷道:“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剑。”


  然则叶孤城却将视线转向夜幕中的云层,淡淡道:“就因为他是西门吹雪,我是叶孤城!”


  陆小凤从西门吹雪的剑看到了他的寂寞,那么西门吹雪从叶孤城的剑又看到了什么?或者反之亦是如此,叶孤城的剑已如青天白云般飘渺无垢,他是怎么看待西门吹雪的剑?他又能从他的剑看到什么?


  在此之后,西门吹雪又对陆小凤说道:“你是个不喜欢寂寞的人。”


  陆小凤不喜欢寂寞,于是麻烦总喜欢找他,他有时也会给自己找一些麻烦。


  江湖上有无数的少年剑客渴望成为西门吹雪,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模仿得了西门吹雪的寂寞。


  这是叶孤城第一次看见西门吹雪将他剑上的血吹落,可是他并未从西门吹雪的身上留意到陆小凤所认为的寂寞,他没有留意到,不仅是因为他将西门吹雪视为平生唯一的剑术对手,还因为他也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剑客,他没有看到他的寂寞,也许是西门吹雪现在并没有感到如雪般的寂寞,也许叶孤城其实看到了却没有留意,也许是他也有一种别人无法模仿的犹如云波浩淼般的孤独……此时,他只能看到剑之于他的神圣。


  

  -


  这个世上没有第二个西门吹雪,同样也不会有第二个叶孤城。


  生死之外静动莫若剑光,凡铁千锤百炼于是得剑,人如名剑,则湛然如神如仙。


  


  






fin.

评论
热度(54)
  1. 墙角[喵]墙角[西叶] 转载了此文字
    修改完成,加入目录。嗯。